Tagged: 骚货

蜂腰臀翘的岳母

岳母的身子跟着摆动,本就很出色的臀部一轻一重的撞在我的鸡巴上,挑逗得它已经勃起了。岳母的裙子很薄,虽然是隔着衣服,但鸡巴的顶端不时的进入到她的臀沟里面,每进入一次,她的身体就摆动得大一点儿

小阿姨你真是骚货

小阿姨呼吸愈来愈急促,我跪在地上,跪在小阿姨的两腿间,让她微微的坐在我腿上,然后两手往后伸去解开她内衣钩,瞬间内衣松开,我将她内衣脱了下来,我隔着那微透明的睡衣,看着她那早已硬凸的乳头

午夜微信撩到的骚女人,非要跟我裸聊

舒服么?嗯会是湿么?我知道既然她不生气。就是默认这个尺度。“湿”“有次太舒服我就脱了内裤,躺床上,让自己高潮了”那画面好香艳,一定很美。“羞死了”她竟然主动发过来一张照片,少妇两眼迷离,脸颊红扑扑的,穿着宽松的睡衣,完美的锁骨。我被迷住了。发了一个色色的表情。

所谓的家教

终于结束了高中生涯,迎接了大学一年级新鲜人。家境清寒的我拼尽全力的终于考上全台第一学府,学校虽有我补助奖助学金,但到台北

杂交的快感

上礼拜的星期五晚上,正闲的发荒…。唉~前几天刚跟女友吵架,落的现在无聊的要死!一个人在家里呆呆的看着DVD…电话响了,我

一个淫浪二奶的故事

我和阿菊是通过流览色情网站时相互发点子邮件认识的,经过几次信件来往,我得知她目前二十八岁,是某个大她十岁的包工头的所谓“

我的隐私

恋爱的时候,只要和小荫在一起,我就会想入非非。我并不是想和她做爱,我只想在灯光或月光下,轻轻缓缓地解开她的衣扣,让我饱览

白丝销魂脚

金香玉被九龙用计俘获当成泄欲的性奴已经2个月了。“呜呜!?!呜呜!!哦!!噢!!!……”在地牢里,金香玉仍旧被一字腿用绳